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动态 >> 审判研究
 
离婚协议中赠与的房产如何确权
[发布日期:2018-04-13]本文已被浏览过 18 次 字号:[ ]

离婚协议中赠与的房产如何确权

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铁心桥法庭员额法官 罗贵明

【裁判要旨】

离婚协议中约定夫妻共有房屋归子女所有,未经办理变更登记,不发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需夫妻双方办理房屋过户登记手续,子女方可取得房屋所有权。

【基本案情】

原告:刘萍。

被告:刘建。

第三人:刘心悦。

第三人:刘默涵。

原、被告原系夫妻关系,2016年11月21日双方办理离婚登记手续,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协议主要约定:“三、财产分割及债务债权处理问题:双方婚配期间共有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新湖大道8号金地自在城第八街区3幢603室的房屋,离婚后归两个女儿所有。所有债务由男方偿还;双方无共同债务纠纷。”后原、被告未将案涉房屋过户至第三人刘心悦、刘默涵名下。2017年12月,刘萍作为原告起诉被告刘建,要求:1.确认原告与被告于2016年11月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合法有效;2. 判令确认南京市雨花台区新湖大道8号金地自在城第八街区3幢603室房屋归第三人刘心悦、刘默涵所有;3.原、被告将上述房屋产权过户至二女儿名下。刘建表示因其拖欠诸多债务无法偿还,不愿意继续履行离婚协议。  

【案件审判】

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房屋赠与协议能否撤销及受赠人对涉案房屋享有何权利。

针对第一个争议焦点,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原告刘萍与被告刘建在办理离婚登记手续时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确认为合法有效。双方应依离婚协议履行各自义务。非因订立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不得变更或者撤销协议的约定事项。刘建因其拖欠诸多债务无力偿还及表示不愿意继续履行离婚协议,于法无据,不应得到支持。

针对第二个争议焦点,物权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因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确认权利。而本案中讼争的房屋属于原、被告共同所有,而非其两个女儿所有。虽然原、被告二人离婚时一致同意将涉案房屋给两个女儿所有,但它只是引起物权变动的原因,该协议不能直接引起物权变动,仍需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才能完成房屋所有权的转移。不动产物权因法律行为发生变动时,当事人之间除有合意外,尚需要登记的法定方式。案涉房屋产权在没有变更登记的情况下,自始至终属于原、被告共同所有,而非第三人所有。第三人并不是涉案房产的物权人,原告要求确认涉案房产归第三人刘心悦、刘默涵所有,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判决如下:一、确认原告刘萍与被告刘建于2016年11月21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合法有效;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判决后,刘萍提起上诉,后又申请撤回上诉。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分析】   

本案是夫妻离婚协议约定共有房屋归子女所有,后因一方不履行离婚协议,另一方要求对方履行离婚协议并要求确认房屋所有权的典型案例。案件处理中涉及三个焦点问题:一是房屋赠与协议能否撤销;二是原、被告能否将房屋产权过户至二女儿名下;三是受赠人对涉案房屋享有何权利。本案的处理对于离婚协议签订后继续履行及房屋确权的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具有参考价值。

刘萍与刘建在办理离婚登记手续时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确认为合法有效。不动产物权因法律行为发生变动时,当事人之间除有合意外,尚需要登记的法定方式。现案涉房屋产权没有变更登记,故属于刘萍与刘建共同所有,而非两名第三人所有。因案涉房屋存有抵押权,抵押权人未有同意转让抵押财产的意思表示,即变更物权的条件尚未成就,故刘萍与刘建无法将房屋产权过户至两名第三人名下。

一、夫妻双方在签订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共有财产赠与子女的行为,非因订立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不得变更或者撤销。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根据该法律规定可知,因为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是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所以其不应当适用合同法中有关于赠与合同的规定,而是应当适用婚姻法有关规定。其次,根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规定的离婚协议内容变更或撤销条件可知,签订的离婚协议,非因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不得变更或者撤销。因为离婚协议内容包含解除婚姻关系、子女抚养等变更身份关系后的一系列约定,所以非因订立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不得变更或者撤销协议的约定事项。最后,夫妻将共同财产赠与子女是双方基于特定身份关系共同设立的,任何一方不得单方行使撤销权,才能更好的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合法利益。若可以随意撤销,亦违反了道德义务。涉案房产实际上是刘建和刘萍对婚生女的共同赠与,刘建表示不赠与房产的行为实际上也侵犯了其前妻刘萍对该房产的处分权。若要撤销,也应在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双方共同向人民法院提出。

二、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应当达到法定条件方可进行

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并非一个单独的赠与协议,往往与夫妻身份关系解除、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承担、子女抚养等问题构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有机整体。最高法院婚姻法解释(二)第八条第一款明确规定: 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房屋赠与协议属于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的共同处分行为,夫妻双方均应受离婚协议的约束,不能单方反悔。刘萍与刘建离婚协议中的赠与协议合法有效。现因刘建未履行赠与协议,刘萍有权要求刘建继续履行协议。因上述房屋存有抵押权,双方也未提交取得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抵押财产意思表示的相关证据,即变更物权的条件尚未成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九十一条“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现刘健有多起诉讼在法院诉讼过程中,刘建表示无法独自偿还相关债务及银行贷款,原告要求被告配合解押涉案房屋的条件目前不具备

三、受赠人对涉案房屋只享有债权,不享有物权

 债权,是指一方要求他方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是一种相对权。债发生的原因有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侵权行为。物权,是指权利人对特定的物享有的支配和排他的权利,是一种绝对权,主要包括所有权和他物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刘建和刘萍签订的离婚协议合法有效,双方均应遵守。有效合同属于物权变动的原因行为,产生的法律关系是债权债务关系,仅产生债权法上的约束力。但合同有效并不意味物权转移,因为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即登记是不动产物权变动的生效条件,未经登记,不动产物权不发生变动。同时《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赠与的财产依法需要办理登记手续的,应当办理有关手续。在本案中受赠人要获得赠与房屋,则需要办理产权过户手续。受赠人依据离婚协议,仅仅是取得了“要求刘建、刘萍将房屋产权登记到自己名下”的债权。受赠人并不是涉案房产的物权人,不享有物权。受赠人要想拥有案涉房屋的产权,必须待房屋解除抵押或抵押权人同意转让案涉房产等情况下,刘萍诉请刘建办理房屋过户登记手续。待法院作出的判决生效后进入执行程序,法院可通知房产部门办理房屋过户登记手续。待上述手续办理完毕后,受赠人即取得房屋所有权。

责任编辑:王文君

[关闭窗口]
 
网站检索 统计信息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南京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苏ICP备12076580号-1 苏公网安备320114020104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