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动态 >> 审判研究
 
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被撤销后应当如何处理
[发布日期:2018-04-16]本文已被浏览过 16 次 字号:[ ]

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被撤销后应当如何处理

  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助理  顾正麟

【裁判要旨】

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行为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属于可撤销的合同,根据合同法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周超。

被告:黄海啸。

原、被告双方于2016年10月18日在273二手交易网南京明发服务中心签订编号0114691的二手车交易合同一份,约定由原告周超向被告黄海啸购买宝马牌小型轿车一辆,成交价305000元。合同签订当日原告周超支付定金1000元,后双方协商确定车辆成交价304000元,原告周超于次日向被告黄海啸支付余款303000元,并在当日完成了车辆过户登记。原、被告双方的宝马车系案外人于2013年8月27日初始购买,2016年10月14日登记至被告黄海啸名下。在4S店电脑系统关于该车的维修保养记录里没有因泡水而送修的记载。

被告黄海啸系南京海啸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3月26日,经营范围包括代办汽车过户、验车、上牌服务、汽车配件销售、汽车信息咨询等。

原告周超因发现所购车辆主驾后视镜、右后座椅无法调节及左右玻璃无法升降,遂于2016年10月21日将车送至4S店南京宁宝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进行检修,该4S店维修人员经拆检发现仪表台有水渍等现象后,判断车泡过水,并按原要求立即将车复原未再进行修理。

原告周超于2016年10月19日为案涉车辆购买机动车保险一份,支付保险费12306.64元;原告周超为支付案涉车辆的价款向银行贷款200000元,首期付息1666.67元,原告周超为办理该贷款支出咨询服务费10000元;2016年10月21日,原告周超为案涉车辆支出维修费2120元;2016年11月1日,原告周超为案涉车辆支出保养费1350元。

本案诉讼过程中,经原告周超申请,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委托南京宁鉴旧机动车鉴定评估有限公司对案涉车辆泡水事项进行鉴定。该公司鉴定人员于2017年3月1日对案涉车辆进行现场勘查并委托南京志通汽车服务中心对车辆进行拆检后,得出如下鉴定意见:苏AT72A6整车存在泡水现象及痕迹。原告周超为此支付鉴定费7000元、车辆拆检修理费1000元。

庭审中,被告黄海啸为证实原告周超购车前对车况进行检查确认,申请证人王军、杨琴出庭作证。证人王军陈述,其系273二手交易网业务员,于2016年10月18日全程陪同买卖双方察看交易车辆。原告周超曾将车辆开去朋友的修理厂,其朋友试开、检查后说车子没问题。后买卖双方签订了合同并约好次日办手续。第二天下午周超又带了位做二手车的朋友来看车子,其朋友检查怀疑车子有点泡水,又不能确定,建议去4S店检测。在征得卖方同意后,证人王军陪同原告周超等人一起至位于南京市栖霞区的一家宝马4S店,该4S店的业务员应原告周超要求检查了电脑中有关该车的维修记录后告知没有问题。原告周超和其朋友又将车子的后排座椅拆下查看,并要求证人王军保证车况。证人王军表示对车况无法保证,但可以陪同检测。因原告周超犹豫不决,被告黄海啸表示不愿意出售该车辆,后经原、被告双方协商,被告黄海啸减少了1000元升降玻璃维修费,原、被告双方达成协议办理了过户。证人杨琴陈述,其系为原告周超办理车贷的专员,2016年10月19日下午全程陪同见证了原、被告双方的交易情况。证人杨琴陈述的上述时间段事情发生经过与证人王军基本一致。被告黄海啸当庭陈述案涉车辆在当时二手车交易市场的价格在330000元左右。

【案件审判】

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认为,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原、被告签订的编号为0114691的《二手车交易合同》虽已由双方实际履行完毕,但在诉讼过程中经本院委托相关部门鉴定,已确定双方交易车辆整车存在泡水现象及痕迹。对于双方争议的焦点:

一、关于泡水情况发生时间的问题。据本院查明的事实,被告于2016年10月19日向原告交付案涉车辆,同年10月21日原告即因发现该车主驾后视镜、右后座椅无法调节及左右玻璃无法升降,将车送至4S店进行检修,该4S店维修人员经拆检发现仪表台有水渍等现象后,判断该车泡过水。结合证人证言关于原告在交易前察看车况时,其朋友也对该车是否泡过水产生怀疑的相关陈述,应认定该车泡水情况发生在双方交易前。被告关于车辆泡水情况可能发生在被告向原告交付后的主张,因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二、关于原告在交易前是否已对案涉车辆的车况作出确认的问题。依据证人证言的陈述,交易前原告经朋友提醒,虽对车辆是否泡水产生过怀疑,但一方面其开修理厂的朋友试开、检查后告知其车子没问题,另一方面从4S店调取的关于该车的维修保养历史记录里也没有因泡水而送修的记载,在这种情形下双方最终以304000元的价格达成了交易,而据被告当庭陈述,该车当时的二手市场交易价格在33万元左右,即双方的成交价仅略低于一般市场价。综合上述事实应当认定,原告在与被告达成交易时对车辆是否泡过水未能作出客观判断。

基于以上分析,案涉车辆在双方交易前曾发生过泡水情况,因车辆泡水极易造成电路、行车系统及其它部件受损,致车辆安全性能处于不稳定状态,其使用价值大幅降低,而原告在购车时对该车况并不知悉,故对其主张在订立合同时己方存在重大误解的意见,本院应予采信,对其要求撤销双方所订合同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在本案中,双方所订合同被撤销后,原、被告应相互返还购车款和车辆。对于过错问题,因原、被告作为交易双方,对交易车辆的质量问题均应负有一定的注意义务,但原告周超在交易前未要求对车况进行专业检测;被告黄海啸为南京海啸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含了代办汽车过户、验车等项目,被告作为相关行业从业人员,未能全面掌握交易车辆的状况并向买方进行明示,应认定双方在本案中具有同等过错,各自损失应自行承担。

据此,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判决如下,撤销原、被告签订的《二手车交易合同》(编号0114691),被告黄海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周超退还购车款304000元,原告周超应在上述购车款同时将车辆(车辆识别代号LBVCU3101DSH34853,发动机号码0284D195)返还给被告黄海啸,并协助被告黄海啸办理过户登记手续,并驳回原告周超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被告黄海啸上诉,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分析】

一、对于买卖合同中重大误解的认定问题

根据《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七十一条规定,行为人因对行为的性质、对行为当事人、标的物的品种、质量、规格和数量等的错误认识,使行为的后果与自己的意思相悖,并造成较大损失的,可以认定为重大误解。

首先,正确理解重大误解的构成要件。重大误解的构成要件有以下几个:(一)必须是表意人因为误解作出了意思表示。这里包括二层含义:一是表意人作出了意思表示;二是其所作出的意思表示必须是由于误解造成的,表意人的错误认识与其意思表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二)必须对合同的内容发生了误解。判断重大误解的标准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在正常情况下,如果知道事实真相,就会按实质不同的条款订立合同或根本不会订立合同。

其次,重大误解的具体情形。重大误解主要有以下几种情形:(一)对合同的性质误解;(二)对对方当事人的特定身份的认识错误;(三)对标的物的性质发生误解;(四)对标的物的质量认识错误,在标的物的质量直接关涉至当事人订约目的或重大利益时,对质量发生误解则可构成重大误解;(五)对标的物的价值或报酬的误解。

本案中,原告周超在购车时对车况并不知悉,不知案涉车辆存在泡过水的质量问题,故与被告黄海啸订立买卖合同。案涉车辆在双方交易前曾发生过泡水情况,因车辆泡水极易造成电路、行车系统及其它部件受损,致车辆安全性能处于不稳定状态,其使用价值大幅降低,属于车辆的质量问题。原告周超在订立合同时,若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车辆存在质量问题就会按实质不同的条款订立合同或根本不会订立合同。因此,原告周超系因对案涉车辆质量的错误认识,而作出错误的意思表示,与被告黄海啸订立买卖合同。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符合因重大误解订立的合同的构成要件。

二、对于因重大误解而订立的合同的处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条规定,在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的情形下,当事人仍应负如下几种民事责任:

(一)返还财产是指合同当事人在合同被撤销以后,对已交付给对方的财产享有返还请求权,而已接受该财产的当事人则有返还财产的义务。合同被撤销后,就意味着双方当事人之间没有任何合同关系存在,那么就应该让双方当事人的财产状况恢复到如同没有订立合同时的状态下的情形。而返还财产就是旨在使财产关系恢复到合同订立前的状况。所以不论接受财产的一方是否具有过错,都应当负有返还财产的义务。不过返还财产主要适用于已经作出履行的情况,如果当事人根本就没有开始履行,或者说财产尚未交付,就不应适用返还财产这一原则。

返还财产的范围应以对方交付的财产数额为标准予以确定,即使当事人所取得的财产已经减少甚至不存在了,也仍然要承担返还责任。如果当事人接受的财产是实物或者货币时,原则上应返还原物或者货币,不能以货币代替实物,或者以实物代替货币。如果原物已经毁损灭失,不能返还原物的,如果原物是可替代的物,应以同一种类物返还。

(二)折价补偿本条中规定对于“不能返还或者没有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本条规定了以返还财产为恢复原状的原则,但是在有的情况下,财产是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在此种情况下,为了达到恢复原状的目的,就应当折价补偿对方当事人。不能返还可分为法律上的不能返还和事实上的不能返还。法律上的不能返还,主要是受善意取得制度的限制。即当一方将受领的财产转让给第三人,而第三人取得该项财产时在主观上没有过错,不知道或者没有责任知道该当事人与另一方当事人的合同被撤销,善意第三人就可以不返还该原物,并且该原物也是不可替代的,此时,该当事人就不能返还财产,他就必须依该物在当时的市价折价补偿给另一方当事人。事实上的不能,主要是指标的物灭失造成不能返还原物,并且原物又是不可替代的。在这种情况下,取得该财产的当事人应当依据该原物当时的市价进行折价补偿。没有必要返还的,主要包括以下两种情况,如果当事人接受财产是劳务或者利益,在性质上不能恢复原状的,以当时国家规定的价格计算,以钱款返还;没有国家规定的价格,以市场价格或同类劳务的报酬标准计算,以钱款返还。如果一方取得的是使用知识产权而获得的利益,由于该知识产权是无形的,则该方当事人可以折价补偿对方当事人。

(三)赔偿损失本条规定“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在合同被撤销后,一般都会产生损害赔偿的责任。在合同被撤销后,凡是因合同被撤销而给对方当事人造成的损失,主观上有故意或者过失的当事人都应当赔偿对方的财产损失。被撤销合同中有过错的一方当事人应当赔偿无过错一方在缔约合同过程中所受到的损失。但问题在于,双方都有过错时,应当如何处理。我国合同法规定,此时双方当事人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对于该规定,应根据具体情形作不同的理解。在一般情形,双方都有过错的,应根据有过失的原则进行处理,双方当事人应当对自己给对方造成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在双方当事人都明知其所从事的行为违反法律或公共利益的,显然此时双方对于合同的被撤销都存有过错,尽管双方都给对方造成了一定的损失,但是依据法律规定的目的,应排除双方赔偿损失的请求,即在此场合,应无缔约上的过失责任适用的余地。此时“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应理解为有过错的双方各自承担自己的损失。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的合同因重大误解被撤销。该合同撤销后,原、被告双方互负返还车辆和购车款的责任,被告黄海啸应当返还原告周超的购车款,原告周超应当在收到购车款的同时返还车辆,并协助办理过户程序。同时,应当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过错,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原告周超对车辆的质量问题应负有一定的注意义务,但原告周超未要求对车况进行专业检测。被告黄海啸作为相关汽车服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主营范围包含车辆过户、验车等项目,未能全面掌握车辆的状况并向对方进行明示。原、被告双方在本案中具有同等过错,根据过错相抵原则,各种损失应自行承担。

责任编辑:黄墨子

[关闭窗口]
 
网站检索 统计信息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南京市雨花区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苏ICP备12076580号-1 苏公网安备32011402010400号